十大看点揭秘| 宝贝下厨做蛋汤| 自创无厘头海带舞(图)| 豪门媳妇徐子淇被曝第四胎怀儿子| 日女星泽尻英龙新片| 当洗头妹帮母亲赚钱| 众人护驾排场大| 贞子类微博转发需谨慎| 男星艾米-汉莫携女伴亮相红毯| 李英爱11年后再拍剧| 她毫无牵挂说再见| 老公儿子亲子装上阵(图)| 娱乐圈出柜频发| 粉红蕾丝衣服遮胸| 过失杀人罪| 中看到香港“城市病| 《麦兜2014》| 五宗“最| 产后1天瘦20斤(图)| 《太平公主》| 冯小刚机场发飙| 藤原| 我已习惯等价交换| 《逃学威龙》| 最高成交价2.6万欧元| 姚笛晒绘画作品| 玉兔精李玲玉首演恐怖片| 邹市明岳母放话看不惯沈腾| 叮嘱爱徒“别演油了| 或搭私人飞机离开| 终于能和太太平起平坐了| 小撒变圣诞老人了| 西单女孩春晚成名后回归平淡| 《可爱的你》| 陈紫函领衔| 与朋友聚餐喝烧酒(图)| 汪峰携神秘女子低调现身酒店(图)| 十大| 港式电影| 迈克尔·法斯宾德|
首页 > 财经频道 > 正文

11万英镑钻戒曝光

2018-10-21 09:10
作者:都保杰
来源: 猎云网
编辑:东方财富网

东方财富APP

  • 方便,快捷
  • 手机查看财经快讯
  • 专业,丰富
  • 一手掌握市场脉搏

手机上阅读文章

  • 提示:
  • 微信扫一扫
  • 分享到您的
  • 朋友圈
独有的Zoundplug即时音乐分享功能,可以让您能跟朋友一起享受音乐带来的快乐。

  从充满希望的开始到充满不确定性的徘徊,景驰这支潜力股着实可惜。

  创业大潮中的时间和机会总是争分夺秒,跑在自动驾驶赛道中的景驰科技无人车却在缓缓降速,配置了新的引擎却没多少油来轰鸣加速,就这样慢慢地僵持着、回避着、消耗着。

  在今年3月份的2018中国广州国际投资年会上,景驰科技运营副总裁张力曾透露,公司A轮融资正在进行中,计划融1-2亿美元,这样量级的额度同行竞争者如今都顺利到手,例如5月份Roadstar.ai拿下1.28亿美元A轮融资,7月小马智行Pony.ai又宣布完成1.02亿美元A1轮融资,加上年初获得的1.12亿美元的A轮,Pony.ai的A轮融资总额达2.14亿美元,大家看上去都风头正劲如虎添翼。

  自动驾驶商业周期长变现难,虽是未来大势所趋,但敢于投足深耕这个赛道的资本相对有限,别人拿到的钱越多,也意味着留给景驰的机会越来越少,而景驰在寻A轮的过程中却深陷一桩桩内忧外患的法律纠纷之中,快能写成一本剧了。

  因百度重点“讨伐”,核心创始人王劲净身出户换来短暂的平静,而后续高管换血又引发不良反应导致出走的出走诉讼的诉讼,面对困局,景驰科技方面一直在宣传着自己技术方面的优势和进展,力图重获资本信心,但为之慷慨解囊的机构都在闻风观望下注者寥寥。

  从充满希望的开始到充满不确定性的徘徊,景驰这支潜力股着实可惜,前途吉凶难测。

  从百度功臣到掣肘

  景驰的发起人王劲曾在百度工作了7年,这在他的职业生涯中算是较长较稳定的一段经历,在此之前,他似乎比陆奇更会在适当的时候跳上适当的船,也在互联网江湖中漂流厮杀过,一直风口逐浪,但跳船的结果似乎都不算太成功,就跟后来景驰的命运一样跌宕,幸运中回味却是苦涩。

  2000年王劲从美国回到中国,曾在昔日好友吴炯的推荐下进入阿里担任资深技术总监,吴炯在国外甲骨文公司的时候跟王劲是同事,后曾任过阿里巴巴CTO。阿里的起步阶段并不如今天高大上,那时电子交易系统几乎天天宕机数次,王劲和技术团队整天焦头烂额处理故障和重构系统,大部分时间都耗在写程序写代码中,不巧的是又恰逢经济危机互联网泡沫破碎,阿里早期难见盈利收入生存境地堪忧,团队的动力基本就靠马云的正能量演讲补充,很多人坚持不下去了,王劲也选择了离开。

  2003年市场经济活力逐渐复苏互联网寒冬渐暖,较为熟悉电商技术的王劲进入易趣网,当时恰逢国际电商平台eBay进入中国逐步投资收购了易趣网,创始人邵亦波隐退,eBay总部派人接管中国区,但空降外籍高管对中国互联网江湖和本土文化的把控不到位早早就埋下了败笔,阿里巴巴在这一年推出淘宝网分庭抗礼,2004年2月阿里又得到软银、富达、TDF等机构8200万美元巨额融资瞬间崛起,之后两年间淘宝在电商市场份额攀升至70%以上,终把eBay挤出中国。

  eBay在中国失败,时任eBay中国CTO、EBay中国研发中心总经理的王劲没有再留下的理由,但这个时候很幸运谷歌抛来了橄榄枝。2005年7月谷歌决意在中国设立产品研发中心,谷歌全球副总裁兼大中华区总裁李开复急需招揽得力人才,王劲成为名单上的优选,负责谷歌中国广告变现业务的发展,直到谷歌宣布退出中国。

  作为华人员工,王劲对谷歌针对中国的极端态度并无好感,这时候,谷歌在中国的竞争对手百度成为王劲准备效力的对象,而说服李彦宏的最佳理由便是让百度的广告变现业务在中国成倍提高完赢谷歌。

  2018-10-21,王劲空降加入百度任技术副总裁,开始了职业生涯黄金期,或许是Robin对海归人才和Google式国际公司文化的迫切期待,两三个月后李彦宏就让王劲接管了百度大部分工程师,但接下来几年内也间接引发了公司老人的流失,比如百度高级技术总监崔姗姗、高级技术总监郭眈、百度云技术团队负责人阳振坤、凤巢系统前身Shifen竞价排名系统技术总监刘子正、百度语音技术大拿贾磊等相继离开百度,王劲几经资源整合,实现了百度凤巢2.0的上线,完成移动云事业部的搭建,每每提起让百度收入5年间提高10倍的功劳王劲都十分自豪。

  “Robin有一个很好的地方,他对我是很授权的,我调兵遣将,他都不管我的。”王劲曾在采访中说道。2013年12月王劲晋升为百度高级副总裁,开始启动无人驾驶的项目研发,2014年5月又成功参与挖人把人工智能大神吴恩达招入百度奠基百度人工智能技术体系,2015年12月百度自动驾驶事业部成立,王劲任命自己为总经理,将百度无人车团队一步步扩大。

  王劲试图争取分拆无人驾驶事业部,独立融资发展,就像谷歌母公司Alphabet将自动驾驶项目Waymo从谷歌X实验室独立出来一样,但这样的决策当时并没有得到李彦宏的认可,也不难理解,因为百度当时在移动互联网、O2O等领域的失势退败正让这家昔日巨头焦灼地思考如何转型换道,而不是一再分散精力。

  2017年1月百度空降了一位比王劲更雷厉风行的人,就是前百度集团总裁兼首席运营官陆奇,全权负责百度的产品、技术、销售及市场运营,直接向李彦宏汇报,公司所有高管都得听从指挥。3月1日的一次例会,陆奇宣布百度自动驾驶事业部(L4)、百度智能汽车事业部(L3)、百度车联网业务(Car Life etc。)合并组成百度智能驾驶事业群组(IDG),陆奇亲自挂帅并兼任总经理。

  自动驾驶独立不出去也就算了,还要大权旁落被强行整合,王劲在这次例会上的发言大反转,先说今天是百度无人车的一个“里程碑”,百度自动驾驶成绩欣欣向荣,但后话就是“我由于个人和家庭的原因将辞去在自动驾驶事业部总经理的职务。”

  这不是一次友好的分手经历,百度内部邮件对王劲的去向解释为内部休息调整,但3月27日王劲在公开场合就表示从4月1起正式离职百度,并围绕自动驾驶进行创业,4月3日,景驰科技便在美国硅谷成立,一切似乎急匆匆而又早已谋划很久,成为了王劲事业的新开端。

  戛然而止的景驰速度

  明星高管风口创业历来是资本追逐的对象,况且自动驾驶技术门槛高创业者屈指可数,狭窄的赛道上景驰科技火速成为数一数二的投资标的,王劲在百度多年的积淀和经验也让这支团队成为金钱和人才聚集的漩涡中心,没有人能预料到成也王劲,败也王劲。

  在王劲看来,景驰能滚滚前行光靠自己肯定不行,核心技术团队要迅速拉拢更多顶尖人才:科学家、工程师、程序员缺一不可,于是联合创始人兼CTO韩旭和副总裁杨庆雄陆续加入,韩旭此前是百度自动驾驶事业部首席科学家,而杨庆雄曾任滴滴出行无人驾驶高级总监,前神州租车无人驾驶负责人李岩则在景驰任联合创始人和系统工程师,而顶级程序员代表则是原百度T9级员工陈世熹,此外资金运作方面则是找来激光雷达厂商Velodyne LiDAR公司前CFO吕庆加盟,这是一个让资本两眼放光的团队,各方面没有不投资的道理。

  让景驰科技成就行业地位的是王劲引以为傲的“景驰速度”,4月份公司成立,5月12日景驰就完成了首次封闭道路无人驾驶测试,6月18日获得美国加州GMV颁发的路测牌照,6月24日完成首次开放道路无人驾驶测试,9月8日在硅谷高峰时段的车海中测试通勤,在9月的一场媒体分享会上,王劲表示,景驰是全世界发展速度最快的无人车公司,技术水平能与谷歌Waymo比肩,这让老东家百度着实汗颜,也让资本为之狂欢,景驰成立之初华创资本就领投了3000万美元天使轮融资,9月又获得启明创投领投5200万美元Pre-A轮融资。“投资机构慕名而来,比我们想到的多很多很多。”王劲回忆说。

  行业之中,景驰科技决定走一条远路,要像Waymo一样做L4级乘用车无人驾驶解决方案,聚焦未来出行,而这种技术方向被Waymo验证后正从“星星之火”变为燎原之势,中国市场尤为热衷,回国吸金成为必选项,但不是所有人都欢迎他回国。2018-10-21,百度以侵犯商业机密为由,将王劲及景驰公司诉至北京知识产权法院,指控王劲离职前就策划新公司,违反竞业限制义务、不招揽百度员工义务,并通过不归还电脑和打印机设备窃取公司机密等等,请求法院判令王劲及景驰公司立即停止侵害百度商业行为,并赔偿其经济损失及合理开支5000万元,景驰科技成为中国自动驾驶知识产权领域的第一桩法律争端主角,被称为“中国自动驾驶第一案”。

  但一个星期后,王劲还是带领景驰团队回到中国把总部落户在广州,12月28日那天的回归发布会,广州黄埔区下着小雨,坐席的椅子淋湿了,但这并未浇灭王劲的一腔激情,他反而说“我觉得这是一个好兆头。”我们非常兴奋,也非常期待,祖国,我们回来了。除了一系列的本土落地的计划,还宣布从2018年第一季度起,全年将量产500-1000辆无人驾驶车,选址广州国际生物岛进行无人车常态化商业运营、成立围绕景驰科技的100亿产业基金布局无人驾驶上下游产业和人工智能,携手当地政府和企业打造生态,正值风光无限。

  但百度的一纸诉状压过来这兆头可好不到哪儿去,王劲对此回应称:“同行认为我抄百度,是对我们的最高褒奖,真有什么事,我们法庭对证”,“争议的事情完全没有事实依据”,“我没有收到任何法院传票与信息,我们现在专心研发无人驾驶,不希望打口水仗”。

  没打口水仗的景驰科技业务照常推进,2018-10-21还在广州生物岛开启国内首个无人驾驶常态化试运营。但僵持了两个月的案件,结果大出所料,2月26日晚间,一则重磅人事切割消息迅速传开,投资方、景驰内部高管和合作伙伴多方确认,景驰科技创始人兼CEO王劲已从公司卸任离职,公司联合创始人兼CTO韩旭接棒CEO职位,工程副总裁杨庆雄则对媒体表示,王劲因“个人家庭原因”离开了公司,不再直接或间接参与或干涉景驰任何业务,这对公司的运营不会有任何影响,只是他一个人离开,确实比较遗憾。

  王劲的离开让百度的“仇恨”从景驰科技转移开,距离王劲离职不到10天,百度便发起对景驰科技的撤诉,景驰科技也乖乖加入百度Apollo阵营以示友好,不过可惜的是,王劲的离开不仅是个人遗憾,这个影响还真的不小,CTO掌舵下的景驰科技技术进度虽然没有落下,比如3月景驰无人车实现国内首个江底隧道穿越,6月景驰无人车又完成暴雨天气下的安全测试并和广汽合作,但去王劲化后的效果并不理想。

  自动驾驶创业需要持续性的高额融资滚动加持,资金就是血液和生命,而核心发起人和创始人的离职不仅没有让这家公司甩开包袱重回巅峰,反而因内部权益处理不当陷入高管内讧争斗,不仅被曝出Pre-A轮融资差点儿没到位,1-2亿美元的A轮也一拖再拖至今没有落地的迹象。

  新任CEO韩旭对外界把百度与王劲、景驰的纠纷当成是“宫斗剧”表示反感,他认为这对一家技术驱动,充满使命感的公司来说是一种伤害,他澄清Pre-A轮资金早已完全到位,发展目标会依旧,但景驰科技运营副总裁张力接受采访时曾透露,景驰预计2018年上半年能量产50~80辆无人驾驶车,年底争取做到200辆车,景驰面临的主要问题是不够快,无论在融资还是人才招聘方面,相比之下与王劲当时提出的全年500-1000辆无人驾驶车量产目标差距甚大。

  三年商用,五年量产,十年改变出行方式的口号还言犹在耳,但王劲标榜的“景驰速度”却就此戛然而止了。

  “景驰科技”这名字归谁?

  在A轮融资关键期和技术发展的关键阶段,一波未平一波又起,景驰科技高层人事变动扰乱了节奏,6位联合创始人有3位相继离开,王劲、潘思宁、杨庆雄,而第二次纠纷漩涡的中心便因潘思宁而起。

  杨庆雄于今年6月在深圳创办牧月科技公司,主攻自动驾驶货运物流解决方案去了,还算清净,而被看作是王劲旧部的潘思宁在北京和广州两地法院先后状告现在的景驰科技高管起诉CEO韩旭、CFO吕庆等人侵犯个人权益。

  工商资料显示,以Jingchi HongKong Limited为投资母体,景驰目前在国内注册有北京景琪信息技术有限公司、广州景驰科技有限公司、北京景琪科技有限公司、安庆景驰科技有限公司、广州景琪科技有限公司、上海景驰科技有限公司等主干业务公司,潘思宁早在2018-10-21北京景骐信息技术有限公司注册成立的时候担任自然人股东和法定代表人,占股28.89%,而在2018-10-21潘思宁曾携手杨庆雄投资成立了景驰科技有限公司担任执行董事和法定代表人,同时持股60%。

  王劲离开后,景驰科技内部利益重新洗牌的过程中潘思宁远离了利益中心区,于是两桩案件扑面而来。7月7日,潘思宁公开讨伐,控诉景驰科技CFO吕庆等人未经潘本人同意,将潘思宁的股权进行质押,还通过伪造潘思宁签名和股东会决议,将北京景骐信息技术有限公司的法定代表人和执行董事非法变更为吕庆。伪造潘思宁的签名谎称公司的公章、营业执照正副本丢失,欺骗工商局进行补领。潘思宁以此为据推进北京市海淀区人民法院立案审理此案。

  面对突如其来的控诉,景驰官方迅速发表了声明,称潘某早已不是景驰科技的员工,“北京景骐信息技术有限公司股东会是按照法律和公司章程的规定罢免了潘某法定代表人和执行董事的职务,潘某在互联网上发布的公告与事实严重不符。”责令其删除,但是在潘思宁后续抛出的一套《景骐法定代表人变更的工商档案材料》证据面前冷了场,司法鉴定科学研究院的鉴定结论显示上述工商变更登记信息中的潘思宁签名、指印均系伪造,景驰官方哑口无言,至今保持沉默再无回应。

  伪造的事儿还没解决完,潘思宁投资成立的景驰科技有限公司又以侵犯其企业名称权为由,将广州景驰科技有限公司、北京景骐信息技术有限公司、韩旭、吕庆等诉至广州市黄埔区人民法院已立案审查,控其在企业介绍、宣传及运营期间,没有完整使用公司名称,擅自使用“景驰科技”或“景驰”的企业名称,导致与原告企业名称混淆,对社会公众造成严重误导,极大影响了原告使用“景驰科技”企业名称的权利,并认为四被告违反《民法总则》、《反不正当竞争法》,《企业名称登记管理规定》,《企业名称登记管理实施办法》等法律规定,严重侵犯了原告的企业名称专用权,要求被告方立即停止侵权行为。

  关系破裂,这名字的简称也不让好好使了,这让资本和大众很为难了,如果胜诉,很可能你说的那个景驰科技不是这个无人驾驶的景驰科技啊,尘归尘土归土,各走各桥各行其路。

  结语

  据接近潘思宁处的前百度自动驾驶产品经理透露,潘思宁这次以一己之力对抗一家明星创业公司是铁了心的,这件事情不会戛然而止,肯定要讨要个结果出来,会在结果基本敲定的时候再与媒体公开见面。而原本失去加速度的景驰科技,在这样的纠纷中如车陷泥潭,欲速则不达,越拖越耗不起。

  王劲虽说遗憾,倒也洒脱,但何去何从成为一团迷雾,不再干涉景驰科技这摊子事儿也几乎板上钉钉。从成立百度自动驾驶事业部那刻起,王劲就将自动驾驶看做是此后的终生事业,后据媒体披露,王劲又再度在自动驾驶领域创业了,为了吸取教训,新创办的公司在股东和主要成员信息方面均没有他的名字,不再授人以柄,他还将筹建智能汽车国家实验室,组建一个60亿规模的产业基金,一切难寻其踪迹,跟王劲本人再三求证,王劲对此始终没有给出正面回应。

  2018-10-21,在南京举办的2018中国人工智能峰会宣传中,他以“智能出行基金投资人”的身份挂名亮相成为亮点,但跟活动方沟通后获悉,王劲在这场活动中既没有演讲的安排也没有讨论的环节,也没有如往昔一样作为受追捧的对象成为采访嘉宾,而这个新的头衔也只是虚拟暂定的,“他只是支持。”

  大势去后,54岁的王劲选择了极为低调而谨慎地处事,而景驰科技在泥泞中蹒跚前行,吃力地推进着2020年在中国规模化无人驾驶运营的目标,不知成败几何终局驶向何处。

(责任编辑:DF386)

  • 名称
  • 最新价
  • 涨跌幅
  • 换手率
  • 资金流入
请下载东方财富产品,查看实时行情和更多数据
郑重声明:东方财富网发布此信息目的在于传播更多信息,与本网站立场无关。东方财富网不保证该信息(包括但不限于文字、数据及图表)全部或者部分内容的准确性、真实性、完整性、有效性、及时性、原创性等。相关信息并未经过本网站证实,不对您构成任何投资建议,据此操作,风险自担。
东方财富

扫一扫下载APP
天天基金

扫一扫下载APP
信息网络传播视听节目许可证:0908328号 经营证券期货业务许可证编号:913101046312860336 违法和不良信息举报:021-34289898 举报邮箱:jubao@eastmoney.com
沪ICP证:沪B2-20070217 网站备案号:沪ICP备05006054号-11 沪公网安备 31010402000120号 版权所有:东方财富网 意见与建议:021-54509966/021-24099099
裸身做瑜伽(图) 要求重分财产 价格仍持续飙涨中 《猩球黎明2》 李维嘉成“补刀王 啥意思 高富帅还真不少 前妻力证方宏进婚外情 刘若英向导演转型 马特-达蒙欲回归
茱莉执导筒皮特全程跟随 杨幂求突破演绎沉重角色 邓超生病发烧 湖南科大女神酷似林志玲 台女星擦泪看淡霸凌 吴君如曝赵雅芝劈腿 吴佩慈为爱子办百日宴 北京电视节观察② 脱口秀插广告 口下留人 妻子米歇尔不爽已久 以她微博为准 生父欲花钱买回女儿